澳洲 葉義深 廖貴興 余謙謀 徐誠一 徐瑞雲 徐誠光 徐誠立 陳隆銓
紐西蘭 陳正權 邱雲松 陳春月
日本 林國源 劉得寬 劉茂榮 謝依旻 謝來興 謝坤蘭 謝珠榮 陳荊芳 陳省仁 周東寬
韓國 羅靜如
帛琉 葉佐鈿
法屬波里尼西亞 李元生
 
 
 



謝珠榮姐妹與親朋好友為謝坤蘭祝壽。

「客家」節目介紹手冊有眾人的賀詞,也包括客家委員會黃玉振主委的賀詞。



謝珠榮獻給父親的「客家」一劇,2012年在日本上演, 一償將客家故事搬上世界舞臺的宿願。

 

遺傳父親的硬頸精神,為理想堅持原則

身為謝坤蘭的二女兒,對謝珠榮來說,是個驕傲。她是謝坤蘭子女中,性格最像謝坤蘭的一個。謝珠榮說她遺傳到父親最大的特色,就是像謝坤蘭一樣,都講一個「義」字。在寶塚歌劇團當老師的時候,很多學生會緊跟在謝珠榮身邊,很喜歡親近她,她笑說,或許是這種無法言喻的風采,吸引大家的喜愛。遺傳父親謝坤蘭的硬頸個性,謝珠榮在劇團工作上,也永遠要求自己恪行臺上三分鐘,臺下十年功,以汗水練功夫的精神,在舞臺上見真章。

在日本出生長大,頂著臺灣姓氏,進入日本知名寶塚歌劇團,一路從舞者、演出家,到現在自己設立TS Musical Foundation公司,自編、自導、自演,謝珠榮活躍在日本舞臺與螢光幕之前,從不避諱表示自己是客家人。日本人對客家民族瞭解不深,真要說受到排擠歧視,被認為是中國人的身分得到的不愉快經驗,反而讓謝珠榮印象深刻。謝珠榮的個性很討厭別人在背後指指點點。她想起有次停車時,距離沒算好,不小心壓到隔壁車位的線,屋主見狀跑出來要求看駕照,確認駕駛資格。屋主一見到國籍欄,就嗤之以鼻地說:「看吧!就是你們中國人才做這種事。」謝珠榮承認,當時她心裡很受傷。她不想聽到這種話,所以勉勵自己一定要做到不讓別人在背後指點。謝珠榮堅持不入日本國籍,全心投入工作,二十四小時不停努力,就是要做到最佳成就,以外國人的身分受到肯定。她就是想賭一賭,在不當日本人的身分下,還能做到不被人看輕,才是真本事。越受挫折,謝珠榮就越努力表現來肯定自己。她與父親謝坤蘭,能以外國人身分擔任日本扶輪社社長,就是努力受到肯定的最佳證明。

謝珠榮的硬頸,遺傳自父親謝坤蘭,刻苦耐勞、獨立奮鬥,說到做到,為理想而堅持原則。她跟謝坤蘭一樣,對弱者有憐憫之心,都是屬於扶弱不扶強那類型的人。同情弱者之情,也表現在謝珠榮的舞臺上。一般戲劇的主角身分多是光鮮亮麗,但在謝珠榮的舞臺,弱者才是整齣戲的重點人物。提起父母的教育觀念,謝珠榮說父母的教養方式並非是非題,而是有很多機會讓自己決定的選擇題。在她眼中,父親是行動教育派,若有自己想去參訪的地方,都會帶著子女一起去見識,從生活經驗中獲得成長。也因為如此,貼近在父母身邊,看著父母言行的孩子,多半也有五分相像。謝珠榮說,客家婦女非常勤勞,她們家三姐妹各自在不同領域努力,也頗有成就,這一點讓她感到非常驕傲。

將客家搬上舞臺,一償父親的宿願

在大企業環伺的日本演藝市場,個人型的小企業很難生存,選擇自己創業,設立劇團的謝珠榮說,或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讓她做出創業的決定,但更多原因是她看著父親謝坤蘭,以他來自殖民社會的身分,憑著一己之力也能做出這麼不凡的表現,謝珠榮心想,或許我也可以做得到。

對得獎無數的謝珠榮而言,有三個獎項特別有意義。第一個是1993年拿到的「藝術選獎文部大臣新人賞」,當時的她正處在決定是否要繼續舞臺演藝之路的分叉點上,這個獎給了她方向,引導她走上舞臺;第二個是2008年「讀賣演劇大賞最優秀演員賞」,那年她五十八歲,換上人工關節,很擔心到底還能不能跳舞,而得到這個獎就像是種鼓勵,讓她更有毅力堅持下去;而第三個獎則是2013年的「松尾藝能賞演出優秀賞」,這個獎對身為客家人的謝珠榮而言,是榮耀,也是獻給父親的禮物。

謝珠榮說,年輕時不知道客家對自己的意義,她是到二十歲才知道自己是客家人,覺得客家人的特質、元素很有意義,但五十歲前也沒想特別強調自己是客家人。在日本土生土長,謝珠榮不會說中文,要她說一段流利的客家話,也很困難,但她有著「有一天必將『客家』搬上歌劇舞臺」的使命感,讓更多日本人瞭解客家,讓客家文化能在異國發揚,同時也能一償父親的宿願。經過一番計畫,以「客家」為題的歌劇在2012 年正式演出,謝珠榮在舞臺的正中央,掛了一個醒目的「義」字,這是她跟父親始終追尋的人生真理,這是一部獻給父親謝坤蘭的戲劇。